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

“我要做我真正该做的事情”,我想这是普遍人的共性,有时候包括我自己。每个人都有一颗“英雄心”,想做真正高大尚的事情才能配得起自己(往往被自己高估)的身份。但是,他们不知道,一个人之所以有才,不只是因为他做了跟他才能匹配的事,很多时候可能只是做了跟他才能严重不匹配的事情。换个角度说,事情本身不代表才能,而是一个有才能的人把事情做得很有才能。

很多时候,我经常收到一些类似于“这不是我该做的事情”的抱怨,但我只会反问一句“什么是你该做的事情?谁定义了这些事情的范围?”他们面对我的问题后通常会保持沉默,有的沉默是模糊的,有的沉默是反思的,有的沉默是不服的,所以我会继续跟他相互探讨,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的想法有问题,我要把这种抱怨转化为相互探讨和驱动,因为我一直相信没有抱怨的团队是不健康的团队,就像不生病的人,不会有强大的免疫系统。

曾经有位项目经理抱怨一直在做着不是项目经理该做的事情,言下之意感觉有点耽误了他做项目经理的才能。我用同样的问题反问他后,他保持了沉默,我看得出他多少还不接受,所以我继续跟他交流。每个人都有自己理想化的想法,理想化没有错,我们甚至可以把理想化作为目标去努力。但前提自己的理想化是否正确,是否自己思考的理性产物,还是别人或教科书的说教,就算是教科书的教条,那自身是否真正理解其核心思想又或者是否真正理解作者定义的背景,再者,作者是否一定正确。如果你经过了这些层面的思考,我很荣幸可以倾听你的想法和见解。

倾听了我的说辞后,他始终保持了沉默,但怨气明显减少,更多有点反思的味道。我继续说道,曾经有位项目经理跟我坦言过,他学习的那些知识都是证书都是套路,实践中60%以上几乎不可用。我想表达的不是否定这些知识,而是想提醒一下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陷入这种“理想状态”,其实说白了自身瓶颈的表现,不能让这种情绪所控制。有时候情绪不只是“感性”,他更多是“理性”的一面,因为它时刻提醒着我自身的问题,并驱动我更加理性。所以当我自己产生(任何)情绪的时候,我会给自己两分钟平复再做情绪的回播并用理性去分析我为什么会这样想,如果两分钟平复不了,给我自己一小时,一小时不行一天总该可以吧。为什么说冲动是魔鬼,理性即美德。所以,我们希望我们保持这种沟通,因为我也不确保我是正确的,我需要跟你这样的对话相互碰撞和反思,我们都能相互学习。

此时此刻的他心情已经平复很多,更多是接受,我继续实话实说。其实,我觉得你现在做的都是项目经理的本职工作,虽然你可能觉得很繁琐,但我也看到了你持续的专业付出,并没有把抱怨投放在工作中,这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所以我一直在学习你的这些优点。因为就是你持续了你的觉得配不上你工作的付出,所以项目得到了客户200%的赞赏和信任,并赢得了接下来的一系列机会,难道这不是项目经理的职责吗。此时此刻的他略显轻松并很好地交流了他在项目上其他的见解。

这位项目经理是一个“脾气”相对暴躁的人,很容易发脾气,但他的项目管理能力很强,只不过每个人都会有自身不可见或不愿意待见的“短板”,作为同伴者,作为管理者,作为学习者,我跟他交流的这番言语同样是说给自己听的。